皮皮书吧 > 围棋传奇 > 第三九二章 虎头蛇尾

第三九二章 虎头蛇尾


  下午比赛续弈之后,李襄屏突然像是想通了什么,他落子不像上午那样犹犹豫豫了,而是变得坚决果断起来。这样一来,对局速度不知不觉变快,到下午2点钟多钟时候,也就下午续弈一个多小时,这盘棋已经下到70多手。

  隔壁的观战室内,谢记者持续在关注比赛,说句实话,其实对于下午的进程,老谢依然是看得云山雾罩,不明白的地方太多太多。

  然而现在毕竟是70多手棋了不是?棋下到这个份上,那当然是已经可以进行形势判断和形势分析了,因此作为一名资深围棋记者,谢记者决定不在技术细节上纠缠了,转而关注胜负,毕竟对于一盘围棋比赛来说,这个才是最大的看点。

  “马小,怎么样?你觉得现在的形势怎么样呀......”

  马晓飞的回答非常简短,简短到只有两个成语:“自然流畅,顺风满帆。”

  在说完这两个成语之后,马晓飞还发了一句感慨:“唉,李襄屏究竟还是李襄屏呀......”

  “哦?”

  听到马晓飞这样说,谢记者心里却是有底了,要知道马小可不是老聂,他在70多手棋的时候能说到这种程度,那就说明他已经非常看好李襄屏了,不是明显优势的话他不可能说出这话。

  “哦?襄屏已经明显优势了呀?那马小你快跟我说道说道,他这优势是怎么来的呀......”

  抛开马晓飞是如何回答谢记者的不提,重新回到对局室,就在老谢问话的差不多同时,李襄屏自己也进行过一次形势判断,和马晓飞的判断一样,他虽然不可能觉得自己的棋已经“明显优势”吧,但感觉这棋下得异常顺利,自己应该占据点上风那是肯定的。

  有了这个判断之后,李襄屏也在心里感慨:

  “唉,还是这种最朴素的思路有用啊,现在想想的话,自己上午那就是猪呀,完完全全就是跑偏了。明明知道人类围棋的水平还不行,其实就连自己和大李,在这也就是两菜鸟互啄而已,那还想得那么复杂干什么呀?为什么要去想那种连围棋AI  都还没解决的问题呢?那些想法是那么的玄乎,那么的形而上,那么这样的指导思想,对人类对弈有帮助吗?没有的,至少是现阶段没有的。瞧瞧现在,现在我就稍微转换了一下思路,采用了人类思维中最直截了当最朴实无华的思想,想法虽然简单,其实却非常实用,并且效果还立竿见影,现在的这点优势,不就是因此而来的吗......”

  没错了,李襄屏认为自己现在获得的这点优势,那完全要归功于自己及时的转换思路了。

  现在回想起来,李襄屏认为自己上午那完全就是“着相”了,考虑的问题太过玄乎,什么“星位加三三”的什么特点?什么运用好这种下法需要什么面面俱到,可能连狗狗们都还做不到之类?

  嗯,这类问题在平时想想就可以,但在比赛中就不能这样想呀,因为这样的想法或者说思路,其实对今天的比赛根本没有帮助。

  正是因为在中午的时候,李襄屏突然意识到这点,于是他想到要转换思路了。

  也正是因为他想到转变思路,这就导致他思考的重心发生了偏移,不再纠缠于自己下的“星位加三三”上面,而是把重点放在对手下的那个“小目二间高跳缔角”上面。

  毫无疑问,他这个思路转换是对的!

  至少从目前来看,他这个思路转换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。

  这个“小目二间高跳缔角”是什么?这可是李襄屏最熟悉的狗招呀,是他的最大看家法宝。说句不好听的话,其实自从他穿越以来,如果抛开老施他赢下来的那些棋,他本人几乎就是靠这一个狗招包打天下。

  这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去年的“农心杯”,以他去年的实力,他之所以能达成六连胜,这个“小目二间高跳缔角”的套路功不可没,他仅用这个套路就赢下当时的好几盘棋。

  所以李襄屏现在想想,自己上午那真是个猪,这个套路明明就是自己的“王炸”,现在对手还主动撞到自己这个“王炸”上面。

  并且李襄屏还知道,大李在平时,他其实很少下这个“小目二间高跳缔角”的,他在和其他棋手对弈时还偶尔采用,然而和自己交手,这是第一次见他主动下。

 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?自己竟然不把这个当做思考重点?竟然去思考那些玄玄乎乎其实根本没啥实际意义的问题?这不是猪是什么?

  李襄屏庆幸自己醒悟得快。

  也庆幸还好上午的进程很慢,2个小时才下了不到30手棋,不然要是再晚一点的话,那就算自己思路转换得快,也未必能有现在这个效果。

  “嗯,既然对手一头撞上来了,并且从这盘棋的情况来看,大李对这个棋形的认识并不算深刻,至少没有我理解得那么深,那没啥好说的了,好好把握住这次机会再说......”

  有了这样的明悟之后,李襄屏很快抛却一切杂念了,他全身心的投入到接下来的比赛当中。

  毕竟李襄屏非常清楚,这次这个“小目二间高跳缔角”,那可不是上次那个“大雪崩”,上次那个“大雪崩”变化,完完全全可以看成是一把“飞刀”,一个变化下来整盘棋就算交代。

  然而今天这个套路去不同,这并非是那种典型意义上的“飞刀”,下到现在这个时候,李襄屏能感觉到自己优势,并且认为自己的棋相当好下。

  然而毫无疑问,现在的这点“优势”还不能称作“胜势”,想赢下这盘棋的话,那还需要兢兢业业下好后面的比赛。

  然而让李襄屏自己都没想到的是,这盘棋后面的进展却显得异常顺利,他自己都已经做好艰苦斗争的准备了,然而却一直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。

  从下午2点钟开始,谢记者就一直缠着马晓飞询问当前的形势了,因为今天这盘棋有点意思,它不像第一盘那样的“铺地板”,在棋盘好几个局部还是发生了一些接触战。

  然而这些接触战的规模都不算大,并且很难聚焦。

  既然没法聚焦,那么像老谢这样的,那当然只好不停歇的询问当前形势了。

  下午2点半,全局接近90手。

  谢记者:“马小,怎么样?现在怎么样?”

  马晓飞:“嗯,我还是那句话,襄屏今天不错,他下得很好,非常好......”

  下午3点,这盘棋已经过了100手,老谢再次询问相同的问题:

  马晓飞这次是这样回答的:“不发挥呀,感觉大李今天完全不发挥,我就是奇怪了,怎么大李他一遇到李襄屏,他好像就完全不会了呢,经常性莫名其妙就落后了,然后稀里糊涂就输棋......”

  到了下午3点半钟,当比赛过了120手的时候,还没等谢记者问出口呢,马晓飞就主动说了:

  “呵呵老谢你不用问了,我估摸着吧,你现在应该可以写总结了。”

  “写总结?”

  “是的,你现在差不多已经可以写:李襄屏再度击败大李,继续在国际赛场的征程中高歌猛进......”

  “呵呵是吗?”

  老谢表面上当然是一脸惊喜状,心里却默默加了一句:

  “你这样说不怕被打脸吗?”

  只不过今天却没有出现被打脸的情况,韩国时间下午4点刚过,全局才140手棋不到,大李看上去已经完全无心恋战,他在李襄屏落下全局第136手之后,他选择了中盘认输。

  2比0,李襄屏零封大李!

  在比赛结束之后,李襄屏愉悦的心情自然是不用过多描述了。而在愉悦之外,李襄屏对本次系列赛最大的感受,其实就一个关键词:

  虎头蛇尾。

  是的,李襄屏的确有一种虎头蛇尾的感觉。

  要知道在比赛之前,李襄屏可是对这个三番棋空前重视,他做了充分研究,翻阅了对手大量棋谱,并且发现大李出现的一些新变化,认为现在的他绝对要比以前更强。

  实话实说,正是因为认识到这点,李襄屏是做好艰苦斗争准备的,他甚至已经做了最坏打算,认为以自己目前的实力,输给大李也不是不可以接受。

  然而现在这结局......

  自己不仅拿下了比赛,并且整个过程还显得异常顺利,最后竟然还是零封对手。

  看上去比较轻松的零封对手!

  这当然就会让李襄屏有一种虎头蛇尾的感觉了,要知道这可是连老施都没做到的事呀,因此在比赛结束之后,李襄屏第一时间和自己外挂交流:

  “定庵兄,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?是因为对手的状态不好?还是我们赛前的研究根本就是错觉?此人根本没有任何的进步?还是因为......”

  嗯,李襄屏总算还要点脸,他没有把这最后一个“还是”说出来。

  而这个“还是”,那当然不用说大家都懂的。

  “呵呵,我不以为咱们赛前的研究有错,此人之棋确有变化,对弈道理解比以往更精进一步。不过定庵现在想来,襄屏小友能零封此人,虽在意料之外,却也在情理之中。”

  李襄屏呵呵一笑:“呵呵,定庵兄那行,那你就说说怎么个“情理之中”法吧,不过先说好,今天就不要说那些马屁话了,你给我来点实在点的东西。”

  :。:

看过《围棋传奇》的书友还喜欢